台湾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 <tr id='9AYgP1'><strong id='9AYgP1'></strong><small id='9AYgP1'></small><button id='9AYgP1'></button><li id='9AYgP1'><noscript id='9AYgP1'><big id='9AYgP1'></big><dt id='9AYgP1'></dt></noscript></li></tr><ol id='9AYgP1'><option id='9AYgP1'><table id='9AYgP1'><blockquote id='9AYgP1'><tbody id='9AYgP1'></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9AYgP1'></u><kbd id='9AYgP1'><kbd id='9AYgP1'></kbd></kbd>

    <code id='9AYgP1'><strong id='9AYgP1'></strong></code>

    <fieldset id='9AYgP1'></fieldset>
          <span id='9AYgP1'></span>

              <ins id='9AYgP1'></ins>
              <acronym id='9AYgP1'><em id='9AYgP1'></em><td id='9AYgP1'><div id='9AYgP1'></div></td></acronym><address id='9AYgP1'><big id='9AYgP1'><big id='9AYgP1'></big><legend id='9AYgP1'></legend></big></address>

              <i id='9AYgP1'><div id='9AYgP1'><ins id='9AYgP1'></ins></div></i>
              <i id='9AYgP1'></i>
            1. <dl id='9AYgP1'></dl>
              1. <blockquote id='9AYgP1'><q id='9AYgP1'><noscript id='9AYgP1'></noscript><dt id='9AYgP1'></dt></q></blockquote><noframes id='9AYgP1'><i id='9AYgP1'></i>
                歡迎光臨深圳市趣购彩同業公會!

                “逆全球化”前景如何?

                日期:2020-03-20來源:標簽:

                【緣木求魚】


                世界各國之間不能相互隔絕,也很難相互隔絕。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之下,許多國家采取的很重要的一個應對措施,也是不得不做的措施,就是把國家“封閉”起來,停止一切非必要的人員流動,以期從源頭上阻斷病毒在國與國之間的傳播。


                從“抗疫”實踐看,這是一個很有效的辦法。不過,也有人由此而生隱憂——這種自我“封閉”的做法,會不會在“後疫情時代”固定下來,從而打斷“全球化”進程,甚至會不會把世界拖進“逆全球化”的模式中。


                憂慮可以理解,不過,無論是從“全球化”的歷史、還是“全球化”的現實、乃至“抗疫”進程中的世界聯動看,“全球化”是歷史潮流,大勢所趨,並非某一個國家或某幾個國家的逆動,就能改變方向的。


                首先,物質需求、精神文化需求的不斷提高,是人類生存、發展過程中面臨的永恒主題,這是人類個體之間、群體之間、國家之間不斷交流、借鑒、共同提高的源動力。一部人類發展史,就是一部人類交往史,人類在交往中,取長補短、共同進步,而且隨著人類社會的發展,交往的規模和深度,也不斷擴大和日益深入。只要這個源動力存在,人類間的交流就將一直持續下去;交流雖然可能被某種偶發事件暫時打斷,但長久的隔絕,在現有的社會層面、需求層面、技術層面,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更是絕難發生的事情。


                可以說,幾十年的“全球化”沖擊,為人類之間交流的本能,做了進一步的“加持”,許多國家的優勢產品(無論是工業產品,還是農副產品),甚至自然風光和歷史文化,已經離不開世界需求,反之也一樣。在“逆全球化”之下,國家封閉,人民交流中斷、貿易不通……世界經濟、社會將是怎樣一副場景,雖然很難想象,但可以肯定的是,這種事必定違背人心民意,即使能行一時,也終究長久不了。


                其次,“全球化”的一個很重要的基礎,就是資本的需求,資本需要在全球範圍內調動各類資源,並使之發揮出最大優勢,這也客觀上不斷推動了生產力進步、社會進步,並使世界的發展更趨向平衡。無視這種需求,把資本限制在國境線之內,一是很難控制得住,二是引起的連鎖反應、導致的最終後果,自己也很難承受。


                另外,從本次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看,世界各國之間不能相互隔絕、也很難相互隔絕。有人說,“逆全球化”之下的疫情,絕不會流行成“世界病”。這種說法,雖然貌似有理,在歷史上也確實能找到相應的例證,但這樣的說法和自證的例子,恰恰說明,在隔絕狀態下,單獨面對病毒的沖擊,每個孤立的國家,都將付出巨大的代價。要想在世界範圍內徹底控制住本次疫情,恐怕還是要依靠國家間充分的交流、順暢的溝通以及足夠的互信。


                從歷史、現實看,無需擔心出現“逆全球化”的前景,這樣的前景沒有存在的基礎,“全球化”仍將繼續推進下去,雖然不會一條直線地走向目標,但即使百轉千回,也仍將達成最終的目的。


                在這樣的背景下,如果說還有什麽可值得擔心之處,或許,最“共情”的擔憂,就是由誰引領“全球化”了。這當然是可探討的問題,站在不同的角度,得出的答案很可能大相徑庭,但有一點需要明確,既然是“全球化”,其本身就蘊含了均等、平衡、共利的因素,“一花獨開百花殘(或者幾花盛開百花殘)”的追求,顯然就從根本上與“全球化”——別管是由誰引領的——走岔了路。


                (作者系證券時報記者木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