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 <tr id='zWlCOU'><strong id='zWlCOU'></strong><small id='zWlCOU'></small><button id='zWlCOU'></button><li id='zWlCOU'><noscript id='zWlCOU'><big id='zWlCOU'></big><dt id='zWlCOU'></dt></noscript></li></tr><ol id='zWlCOU'><option id='zWlCOU'><table id='zWlCOU'><blockquote id='zWlCOU'><tbody id='zWlCOU'></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zWlCOU'></u><kbd id='zWlCOU'><kbd id='zWlCOU'></kbd></kbd>

    <code id='zWlCOU'><strong id='zWlCOU'></strong></code>

    <fieldset id='zWlCOU'></fieldset>
          <span id='zWlCOU'></span>

              <ins id='zWlCOU'></ins>
              <acronym id='zWlCOU'><em id='zWlCOU'></em><td id='zWlCOU'><div id='zWlCOU'></div></td></acronym><address id='zWlCOU'><big id='zWlCOU'><big id='zWlCOU'></big><legend id='zWlCOU'></legend></big></address>

              <i id='zWlCOU'><div id='zWlCOU'><ins id='zWlCOU'></ins></div></i>
              <i id='zWlCOU'></i>
            1. <dl id='zWlCOU'></dl>
              1. <blockquote id='zWlCOU'><q id='zWlCOU'><noscript id='zWlCOU'></noscript><dt id='zWlCOU'></dt></q></blockquote><noframes id='zWlCOU'><i id='zWlCOU'></i>
                歡迎光臨深圳市大发快三同業公會!

                絲綢之路經濟帶是國家大戰略與大布局

                日期:2013-12-30來源:標簽:
                      專訪商務部原副部長魏建國:絲綢之路經濟帶是國家大戰略與大布局

                  在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絲綢之路經濟帶之後,西部各個地區以及眾多企業家紛紛關註,掀起了一股絲綢之路熱,國內外均高度關註。

                  熱潮背後,絲綢之路經濟帶到底體現著怎樣的國家戰略,這對中國的區域發展、全方位開放等有何意義,應該如何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

                  這都需要冷靜思考與理性分析。為此,專訪了商務部原副部長、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魏建國。

                  魏建國先生曾任國務院新亞歐大陸橋國際協調機制組長,也曾在新疆掛職,還在中國駐非洲一些使領館擔任過商務參贊,對於絲綢之路經濟帶有不少獨到見解,其認為,“一定要把這個經濟帶作為我們國家未來三十年開放一個很重要的戰略目標、戰略平臺來打造”。

                  開辟第二開放戰場

                  絲綢之路經濟帶這個概念提出來之後大家都很關註,但是似乎覺得有點出乎意料,絲綢之路為什麽在當前背景下提出來,它有什麽意義?

                  魏建國:應該說絲綢之路經濟帶是我們國家的大戰略,我把它總結成三個“大”。

                  一是國家的大戰略。

                  二是國家的大布局。東部地區出口下滑,歐美市場不景氣,新興國家也不太行,在這個背景下,我們必須要探討三十年改革開放的老路子目前還對不對,還有沒有可持續發展可繼續下去的可能性?在這個時候我們出現了三個布局,一是絲綢之路經濟帶,二是海上絲綢之路,三是與周邊的國家加強合作,我把它總結成路、邊和帶。這是我們未來三十年改革開放和可持續發展的熱點。

                  三是大手筆。這個大手筆靠什麽來支撐?應該靠三個方面,首先必須要找出一條能夠比海洋經濟物流成本更低、效率更高的通道,我們就有貫穿整個歐亞大陸的新亞歐大陸橋,而且沿途有著豐富的資源,從連雲港到阿姆斯特丹,中間有47個城市,聯系了17個國家。其次,這個大手筆還要靠企業項目來支撐,要樹立起以企業為中心、以項目為重點的發展思路。最後,這條路人流、物流不足,我們的貨物到阿拉山口出境,對方用寬軌鐵路,我們是標準軌,就只能換軌,當時換軌只有兩條路,大批貨物停在那。路通是關鍵,把路打通後這就是一個大通道。

                  你這裏說的路要打通是指要修戰略性的新鐵路?

                  魏建國:我的想法有兩個步驟,一是在原有基礎上加快換裝,以前寬軌和標準軌主要是出於戰爭的考慮,現在不必要了。二是如果中國高鐵能夠走出去的話,一條線鋪過去,我們與沿途國家共同開發、共同實施,使得基礎設施互聯互通。

                  我們從雲南到緬甸曼德勒也是一個路子,但是我覺得這條路更重要,新亞歐大陸橋將近一半在我們境內。這條路不是一條線,而是一個帶,所謂帶就是沿著鐵路兩帶要建一些開發區,建一些我們中國企業走出去的開發區。

                  你是說在中亞國家和其他國家建鐵路?

                  魏建國:在中亞國家和其他國家,甚至在歐洲國家,然後通過這樣的運輸來縮短運程,而不要繞好望角、馬六甲海峽走太平洋的海洋道路。

                  貨從哪來,中國的貨就可以,以前我們是把日本、韓國的貨用船運到日照或者連雲港再往西走,現在中國自己的貨完全可以供應,而我們所需要的這些國家的油氣資源等也可以運進來。我覺得這個大動脈要打通的話,效益是非常好的。

                  習主席在中亞提出絲綢之路經濟帶,我是舉雙手贊成的,一定要把這個經濟帶作為我們國家未來三十年開放一個很重要的戰略目標、戰略平臺來打造。

                  這會讓外界感覺中國有一個西進戰略麽?

                  魏建國:我們不提西進戰略,它是一個布局。一提西進好像我們就是進入人家市場,我們是互通共贏的關系。

                  我認為中國搞絲綢之路經濟帶,主要的對象仍然是絲綢之路沿線國家與地區。但是我們不否認通過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創造,在重溫我們歷史的同時,又建立新的夥伴關系。

                  到中亞去設開發區

                  對於西部來說,開發了十年之後還面臨開放的問題,因為西部的經濟外向度很低,它現在面向中亞的話,它怎麽和中亞國家合作?能不能打入中亞市場?

                  魏建國:這個問題特別重要,新疆跟絲綢之路沿線其他國家,有一段是同樣的緯度,都產棉花、哈密瓜,都產油氣等資源。西部地區必須把自己當做橋梁,使自己成為連接東部、貫穿中西、連東通西的一個橋梁。

                  首先,現在中亞國家需要提升自己的工業基礎,我們可以把中國過剩的生產量轉移到中亞。但是轉移的產業不能是高汙染、高能耗的,這個路走好以後會受到絲綢之路沿線的歡迎。

                  第二,轉讓技術,我們可以把中國特色的IT技術引進到中亞,還可以轉讓我們的農業技術,讓中亞國家真正感到中國企業是幫助解決就業、轉讓技術、培訓工人的,從而使它們形成自己的工業生產能力。

                  現在一些人對中國在中亞國家的印象就是奔著他們能源和資源去的,中國要通過絲綢之路經濟帶來改變這種印象嗎?

                  魏建國:中國這次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提出,不僅是做原來的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更重要的是要幫助解決當地的就業和工業化,讓我們西部地區起到橋梁的作用,把我們東部的技術、設備、生產商轉移到那邊去。西部地區的人跟絲綢之路沿線國家語言相通,風俗習慣相近,而且歷代歷史上交往比較好,這個歷史機遇可以說是千載難逢的,西部地區下一步改革開放再不會找到一個更合適的窗口了。

                  重新開辟絲綢之路是恢復我們歷史的元氣,同時也譜寫新的篇章,這個篇章是我們始終支持的平等互利、共贏發展,走和平發展道路。具體做法還是要以建設開發區的形式,中國要沿著絲綢之路經濟帶這條線,以基礎設施和道路的改進、鐵路的建設為前提,然後在沿線建一些雙方共同接受、共同打造的經濟特區,或者叫經貿合作區。

                  從目前中國在海外做的開發區部分不是很成功,在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建設過程中,如果以交通和開發區相配套往前走的話,在這方面要吸取什麽樣的教訓?

                  魏建國:首先還是要按照這次三中全會講的,市場對資源配置起決定性作用,我不太贊成給補貼。發展到現在,完全可以以企業為中心、以項目為重點,以市場化來操作這些合作,而不是政府拉郎配,選一個地方,然後叫一些企業過去形成一個集群,這個不符合市場規律。

                  在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的過程中,一是要發揮國企和民企並肩的力量,我們在非洲搞的開發區主要是國企為主;第二,實施開發區的過程中一定要把雙方的利益捆綁在一塊;第三,兩國政府之間必須要簽訂投資保護協定、對企業家的保護政策。

                  企業家要選擇好市場、項目、合作夥伴,選擇好你的特長。政府部門只是做好中間推介,像裁判員一樣的,告訴運動員沿著路跑,至於運動員跑得好壞全靠他自己,我們以前是帶跑、領跑或者路上還推著他跑。

                  打造新經濟體

                  我們過去經濟戰略還是在國內,絲綢之路經濟帶是一個超越國家的經濟帶,從這點而言它對於中國會有什麽樣的挑戰?因為過去中國做一些多邊場合的交往相對來說不是特別成功。

                  魏建國:中國的官員、企業習慣於單打一,或者是單打二都可以,但是一旦到多邊場合下面,很少會利用多邊場合的機制來發揮中國的作用。這次絲綢之路經濟帶,我認為是對我們一個巨大挑戰,在理論上面都是挑戰,這個挑戰就是在多邊場合下怎麽做到以我為主,同時又發揮多邊的力量。否則,很可能大家就是一盤散沙,沒法以中國的指導思想來把這個經濟帶做成。

                  有人問我說絲綢之路經濟帶要不要建一個相應的機制,像G8或APEC這樣,我個人認為現在還不到時機。要先以中國為主做起來,在做的過程中逐漸形成自己的領導力和多邊機制下的思路。

                  當前絲綢之路經濟帶中國最大挑戰就是如何在一對一的合作的同時,展現多邊合作體系下的領導責任,這也應該是提的時候了。再說如果不提這些的話,容易形成在下一步的區域和多邊場合下,中國的影響力和中國的領導地位下降。

                  目前因為中亞這塊,絲綢之路經濟帶,人口相對比較有限,我們目前的絲綢之路經濟帶重點是不是東歐地區,類似於像波蘭這種人口稠密的地方?

                  魏建國:絲綢之路經濟帶是我們一個布局,這個布局不是只管到中亞幾個國家,中國的目標是通過絲綢之路經濟帶向西更加開放,不僅關系到波蘭,更關系到歐洲,可以直接到英倫三島,到北歐國家。

                  你估計絲綢之路經濟帶要想打造我們所期待的狀況,需要多長時間?怎樣把這一步邁出去?

                  魏建國:我認為快的話有可能在十年,慢的話也就是十五到二十年建成。所以起步很關鍵,從現在開始到2020年屬於起步階段,這個階段是鋪墊設計,同時也是思考的階段,是大家文化各方面交匯碰撞,而且不能停留在紙上談兵,而是腳踏實地的加快推進。

                  突破口就是和沿線國家共同打造經貿合作區。這種開發區不一定面積很大,但是它必須具有以下幾個特點:第一,雙方共同需要的,能夠引領當地的工業布局,解決當地的就業,並且能夠使得財政經濟騰飛的這種工業體系。我們是通過這個板塊搭建一個平臺,然後投資,各方面都跟上。所以這需要我們通過政府部門的合作溝通,在絲綢之路經濟帶設幾個經貿開發區,或者叫跨境合作區。第二,政府只能是搭臺,企業來唱戲。政府起的作用就是雙方對投資保護作用,使它健康成長。在一定程度上來講,這可能是一個新興的,而且是一個創造性的東西,這個開發區絕對不要搞成像非洲那種,是一種雙方都有需求的。

                  中國希望這個地區貿易經濟走向一體化、自由化,中國和東盟這樣的自由貿易模式比較成功,但在這個地區,可能自由貿易還需要時日,最終應該怎樣推動?

                  魏建國:如果絲綢之路經濟帶最後成為區域一體化的經濟帶,我認為這符合中國經濟發展,也符合絲綢之路經濟帶沿線地區的發展,更符合世界經濟的發展。

                  這塊地區的面積比較廣闊,土地資源也很豐富,如果通過雙方的合作能夠打造出萬畝良田,千頃棉花地、玉米地,以及大棚蔬菜,這對中國、歐洲、俄羅斯都是很好的,這就提供了一條中國在發展過程中如何帶動後起國家共同致富的經驗。

                  中國要像中心城市發揮溢出效應一樣,讓周邊地區得益。我非常不同意一些想法,說是中國正在實施遠交近攻,我們更重要的是把周邊的關系搞得更好,周邊有很好的發展環境,這個比什麽都重要。所以絲綢之路經濟帶是當前中國的大布局,這個棋子的分量很重,今後它起的作用將會日益顯現。

                  至於你剛才問到會不會形成中國跟東盟自貿區,我認為完全有可能,甚至超越它,形成一個新的經濟體,在這個經濟體裏面使用的是人民幣,使用的是雙方共同的物質資源,合理的調配市場的機制,不僅給中國和中亞國家人民帶來利益,而且為世界造福。